Cecilia念念

半梦半醒间,终究一场梦 正文(1)

(一)

下山

清晨,蓝氏诡异的作息时间的催动下,弟子们已经开始起床打扫。

“含光君,您起身了么?”

静室门外,蓝思追行礼如仪,等待着屋里人的声音。

只是等了半晌,却不见回声。

含光君这是睡过头了?难道是身体不适么?要不要直接进去看看?可是含光君从来不让弟子随便出入他的房间的?如何是好?

“思追?怎么在这里?”

“我来请含光君起床,可是含光君没有回复我。”

“含光君呀,一早就去面见了蓝老先生和泽芜君。”

“这么早?”

“嗯,别在这儿站着了,我们一起准备去上早课吧。”

说完,景怡拉着愣神的思追离开了静室门口。

 

说是面见蓝老先生,其实也只是站在兰室的门外,并未见到叔父其人。

一盏茶过后,泽芜君也是担心弟弟的身子,终于开了口。

“叔父,让忘机进来说话吧。”

“进来做什么?说他又要下山逢乱必出?谁不知道他含光君逢乱必出的意思?”

“叔父,这些年忘机所作所为没有哪一点是出格的,即使他逢乱必出真的是为寻那人,十三年了,可曾寻到?不过是给自己一点念想罢了。”

“世家子弟的楷模,却对一个邪魔歪道念念不忘,真是。。。”

“叔父,那人虽被称为邪魔歪道,却不曾做过伤天害理之事,当年之事,算了,不提了罢,至少他身死魂消之前,毁了半块阴虎符,也算是做了件好事,况且,忘机当年重伤,又有戒鞭之刑,又在寒潭洞闭关三年,灵力武功虽然一顶一,但身子底子却不如从前了,晨起天寒,若是又病了。。。”

“罢了,让他进来吧。”

蓝老先生终于叹了口气。

 

一尘不染的含光君仍然站在兰室门前,背脊挺直,面若冰霜。

叔父不愿见自己,应该的,这些年自己有事没事就下山,说是逢乱必出,其实明眼人都能猜到背后的意图。明面上赞扬他逢乱必出美名的人笔笔皆是,但是背后说他暗寻夷陵老祖一魂一魄的冷嘲热讽也能时不时的飘进耳朵里。但,那又如何?

这些年,为了寻求心安,每次下山回来后都会来,即使叔父不说,都会手持戒鞭在兰室前自请罚跪,一如那年自乱葬岗回来之后,雪夜罚跪。多少年来,每回都是如此,罚跪之后便是去冷泉疗伤或是去藏书阁罚抄家规。长此以往,寒气入侵,每当到了换季或是阴雨天,时常会寒症发作,也不是很严重,只需提前服药压制一下即刻。今天许是露水格外重,或是站的时间久了,顿时觉得喉头有些发痒,便背过身咳了两声,待缓过来之后,又再次站好,继续等待。

 

终于,兰室的门开了。兄长走了出来,看到站在院子里的含光君,叹了口气。

“忘机,你。。。

半梦半醒间,终究一场梦

引子:

总在半梦半醒间,恍恍惚惚的感觉到你就在我身边。

耗尽全身力气醒来,却发现身边没有你。

是了,你早就身死魂消,魂飞魄散了,虽不是亲眼所见,但兄长不会骗我

可是,每每我就快要说服自己接受这个事实的时候,却又能在半梦半醒的时候,感觉到你的存在。

夜夜问灵,你却一次都没有回复我。

十三年了,日日如此,哪怕一个“滚”字,都没有

可是生我的气了,可是怨我,怨我没有护好你。

你可知,我心中亦悔。悔自己怎么就这么执拗,怎么就不多说两句话,怎么就不让你知晓我的心意。

又或者,当初就应该不管名门道义,不顾蓝氏礼法,不该想着“带回去,藏起来”,应该是“绑回去,藏起来”,就像当初父亲护母亲一样,护你一生一世。

算了,想这些又有什么用,悔再多,又能如何,你,不在了。